卵菌病害难防?权威专家来支招

辣椒疫病

马铃薯晚疫病

近年来,晚疫病已成为马铃薯生产上的第一大病害,霜霉病和疫病等也成为黄瓜等蔬菜的主要病害。霜霉病和疫病都属于卵菌病害,这类卵菌病害的发展趋势如何?该如何防控更有效?对此我们采访了从事蔬菜病害防控研究30年的专家——中国农科院蔬菜花卉研究所研究员李宝聚。

李宝聚研究员介绍说, 蔬菜上的卵菌病害,在黄瓜等瓜类作物、番茄、辣椒等茄果类作物、大白菜等十字花科蔬菜作物上均有发生。当前,无论是气传卵菌病害,还是土传卵菌病害,整体上都有加重的趋势。比较难防治的卵菌病害有马铃薯晚疫病、黄瓜霜霉病、辣椒疫病、茄子番茄绵疫病、蔬菜疫霉腐霉根腐病与茎基腐病等。由于土壤带菌量大,以及土壤带菌的隐蔽性,气传病原菌传播的不确定性,在实际生产中,卵菌病害非常难防治。

据了解,目前,对于气传卵菌病害主流的防治方案是,发病初期或中期喷药防治。主要的防治药剂有铜制剂如喹啉铜、取代苯类杀菌剂如百菌清、有机硫类杀菌剂如代森锰锌、咪唑类杀菌剂如氰霜唑、氨基甲酸酯类杀菌剂如霜霉威盐酸盐、脲类杀菌剂如霜脲氰、苯基酰胺类如甲霜灵·锰锌、酰胺类杀菌剂如烯酰吗啉、甲氧基丙烯酸酯类杀菌剂如嘧菌酯等。

李宝聚指出,发病初期灌根,结合植株喷淋防治的方法,防治及时效果尚可,防治晚了,效果不佳。 值得注意的是,当前我国黄瓜霜霉病菌、马铃薯晚疫病菌对甲霜灵、嘧菌酯、霜脲氰普遍产生抗性,对烯酰吗啉局部产生,对双炔酰菌胺、氟吡菌胺、氟噻唑吡乙酮普遍比较敏感。

谈及抗性产生的原因,李宝聚分析说,除了病菌变异的因素,抗药性产生与如何用药直接相关,过于频繁、超剂量及单独施用某些“高风险”内吸剂(甲霜灵、嘧菌酯)往往导致抗药性在较短时间内发生。此外,病原菌传播方式(气传、种传、土传)、抗药菌株适合度、杀菌剂作用机理、使用方式(交替使用、混用、单用)、施药时机(预防、治疗、铲除)、施药方法、每个生长季使用次数、施药间隔期、品种布局及用药面积等均对抗药性形成影响。

如何能有效地防控抗药性强的卵菌纲病害、进行抗药性治理?对此,李宝聚研究员认为,科学施药可延缓病原菌抗药性发生,延长药剂的使用年限。具体来讲,一方面, 在充分掌握发病规律和能预测病害发生时机的条件下,将抗病品种、生态防治等非化学防治手段与化学防治相结合,减少化学农药的使用,以延缓病原菌抗药性产生,保护环境,降低农药残留超标对人体健康的不良影响。另一方面,通过研制不同作用机制的杀菌剂,开发多作用位点的杀菌剂,减少药剂对病菌群体的选择压力,从而延缓抗性的产生。

在药剂的选择上,李宝聚表示,目前氟噻唑吡乙酮、氟菌·霜霉威、双炔酰菌胺、烯酰吗啉、氟吗啉等药剂成分防控效果较突出。其中,吡啶酰胺类杀菌剂氟吡菌胺是治疗性杀菌剂,具有良好的内吸传导性,能从叶片上表面向下渗透,从叶基向叶尖方向传导,此外氟吡菌胺还可从根部沿植株的木质部向整株作物分布。独特的作用机理使得氟吡菌胺具有优良的防效,并与其他的杀菌剂没有交互抗性,对黄瓜霜霉病、马铃薯晚疫病和辣椒疫病防治效果优秀。此外,氟吡菌胺与霜霉威盐酸盐,乙膦酸铝,丙森锌,烯酰吗啉等复配方案,对防治卵菌病害,可以取得良好的防治效果。

“未来,对卵菌纲病害的防控,还需要开发新作用机制的绿色化学农药,以及高效的生物农药。”李宝聚研究员强调说,对于病害的控制,需要抗病品种利用、土壤消毒、抗病种苗繁育、初期药剂防治结合,真正用最少的药剂,既把病害防控好,又能保障蔬菜产品安全。